期货双向网格煤价疯涨背后有何玄机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
在社会市场需求以及政治因素的双重因素下,煤价水涨创高。

10月25日,国家发改委会同国家能源局、国家煤业安监局和中国煤炭工业协会,再次召集全国22家重点煤企高层举行座谈会,针对目前局部期货双向网格地区煤炭供应紧张状况提出:期货双向网格已经批准了的先进产能矿井要尽快释放产量;鼓励煤企与用户明年签订有量有价的长协,希望各家煤炭集团在适当释放产量保供的情况下稳定价格。在此之前的9月份,国家发改委已经连续5次召开煤炭行业供需会议,启动二级以及一级响应机制。

不过,就在10月26日,最新出炉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(BSPI)再次刷新上涨纪录,最新一期数据报收于59期货双向网格3元/吨,比前一报告期上涨了16元/吨,环比已经连续17周上涨,再次刷新年内最高纪录;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4%,该数据去年同期为384元/吨。

市场和行政力量共同推动了煤价的上冲,现在政府是否有能力再次通过行政力量来刹住煤价?

煤价疯涨背后的库存偏紧

煤价止不住的涨势让库存紧张的态势也越来越严重。

素有“煤炭价格风向标”之称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今年以来不断刷新纪录。近日,秦皇岛港5500大卡低硫动力煤成交价达到660元/吨,10月份,25天累计上涨75元/吨,这超过9月份全月涨幅,更高于8月份全月的涨幅。据业内人士比对往年煤价走势指出,现在这种涨幅,只有2011年以前出现过。

自2012年底开始,我国煤炭产业从黄金十年直接掉入冬季,经济下行,需求下降,煤炭价格从850元/吨左右的高位一路下跌,全社会煤炭库存居高不下,应收账款增加,煤炭企业盈利水平大幅下降。为帮助煤炭产业脱困,国家发改委等部门联合推出限产政策,督促煤矿企业实行减量化生产,严格执行276个工作日制度。在限产政策的作用下,违法违规生产、超能力生产和劣质煤生产得到有效遏制,全社会煤炭库存也有所下降。

不过今年以来,在推动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综合政策措施指导下,7月份以来,煤炭产量下降,市场煤价加快上涨,个别地区和一些电力、钢铁企业供应出现偏紧的情况。统计2016年年初到当前的煤价变化可以看到,2016年年初,焦炭价格最低点558元,10月26日飙升至最高点1765元,涨幅超200%;焦煤期货年初盘面刚过500元,10月26日最高1330元,涨幅超200%;动力煤也从去年的300多元涨到10月26日的最高点661元。

针对此轮煤价走势,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许昆林指出,一是列入今年去产能任务的煤矿逐步退出,实施减量化生产和治理违法违规煤矿建设生产、超能力生产、劣质煤生产取得明显成效,前9个月煤炭产量同比下降10.5%。同时,全国大部分地区持续高温少雨、实体经济增长等使得煤炭需求阶段性恢复增长。此外,随着迎峰度冬逐步临近,重点用户补库存意愿较为强烈。

事实上,部分地区煤矿确实出现了库存偏紧。

据山东省煤炭工业局消息,受益于市场转好,今年前9个月,山东省煤炭企业共实现利润18.59亿元,同比减亏320.63%。同时,全省煤炭库存下降,截至9月末已降至193.47万吨,同比下降41.29%。

另据榆林煤炭交易中心10月28日消息:该地区有小部分煤矿将于11月份恢复生产,而其余大部分煤矿今年将继续停产。榆阳区、神木部分煤矿今年的核定产能基本已经完成,榆林煤炭在未来两个月内供应将会非常紧张,这或将促使榆林煤价继续上涨。

10月26日,中国煤炭协会召开2016年前三季度经济运行分析会也指出,受水电出力下降,部分煤炭企业、用户、港口存煤偏低和铁路运力紧张等影响,东北、华中、西南等地区或将出现短时供给偏紧的状况。